Eilen

古二乐受|乐无异中心

侠义榜有话想说

-旧文搬运,祝各位端午安康^^

-这篇文角度很神奇,很神奇,真的很神奇。

-QQ体,不过我还真不知道这篇怎么打tag……应该算无异中心师徒向吧。

所有角色皆为游戏内各地侠义榜:

长安——长安年少

竹笋包子号——竹笋包子最好吃

江陵古道——麻麻这里好黑

江陵——七省通衢

海市——奇珍异宝按斤卖

朗德——朗德风景区欢迎您

静水湖——相见两难

长城——匈奴未灭

太华山——轻素剪云端

广州——我家的船很多

[壹]

(群:侠义榜连锁——咱们是乐于助人的好同志)

麻麻这里好黑:有人在吗?

麻麻这里好黑:有人在吗?我好无聊啊!

麻麻这里好黑:我真是受够这里了TAT,又黑又冷,每次等啊等好不容易桢姬姑娘又来给我唱小曲儿消遣了,结果下一秒那根木头就过来收了她。你知道我等的有多辛苦吗?一个轮回从头到尾几百天,我图的也就那么一两天的消遣,我容易吗我?

麻麻这里好黑:到我剧情的时候嘻嘻哈哈地在我面前烤肉吃,一过我的剧情就再也想不起来我了。好不容易回来了,居然还是为了挖宝,挖完就走一点留恋之情都没有!

麻麻这里好黑:呜呜呜这年头龙套没人权啊!世上只见新人笑,哪听得旧人嘤嘤的哭声。

七省通衢:……古道,别闹!

麻麻这里好黑:大哥你终于出现了!乐无异他们刚才奔你那边去了,一想到接下去就没我的事了我就好伤心呜呜呜呜呜。

七省通衢:别哭了……回头我给自己身上添个任务,让乐无异他们空闲去你那溜达几圈。

麻麻这里好黑:大哥你真好!/亲亲

七省通衢:……

轻素剪云端:江陵兄多日不见,近来可好?古道小姐也……依旧如此跳脱。

七省通衢:太华兄风采依旧。

麻麻这里好黑:小华你也来了?我懂了~这周目离主角到你那的剧情还早呢,所以你也来群里聊天啦。

轻素剪云端:无礼,称在下太华公子。

麻麻这里好黑:凭什么长安喊得小华,我就喊不得?

轻素剪云端:长安兄……与你不同。

麻麻这里好黑:到底有什么不同,嘿嘿嘿,你不说,那我可就去问本人了。@长安年少

长安年少:嗯?古道叫我有什么事?

轻素剪云端:无事,@麻麻这里好黑 当年长安助我良多,若无长安,亦无如今的在下。

长安年少:哦,原来是说这事啊。那个没什么,我们侠义榜干的不就是乐于助人的事么。

轻素剪云端:当年长安渡我半身灵力助我凝体,大恩不敢忘,在下永记于心。

长安年少:哎这点小事算什么……那什么,就让他过去吧,小华不要总记在心上了。

麻麻这里好黑:总觉得你们之间故事很多啊……

麻麻这里好黑:对了对了,既然乐无异他们已经从我这去大哥那了,长安你目前的戏份也结束了吧?我没记错的话下一次你出场的时候,嗯……就是乐无异知道自己身世以后了?

长安年少:说起这个,唉……

轻素剪云端:长安,你怎么了?

长安年少:最近我在思考人生。

轻素剪云端:这……长安你是不是遇到了烦心事。

长安年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长安年少:有时候我真庆幸我是侠义榜,是系统里唯一能够脱离剧情的存在,能够见证乐无异一次又一次的人生。有时候我又在想,为什么我只是个侠义榜呢?

长安年少:身为一个只有“灵”,别说神灵,连妖精都算不上的东西,除了眼睁睁看着他人的故事,我又能做些什么!

轻素剪云端:这……长安不必烦恼。我等只需记载乐无异一行的仗义之行。闲杂事物,便毋需多思。

长安年少:小华,你说我是不是逾越了。明明我只需要记录乐无异他们的历程就行了,可是看着他这样子……我总觉得很难受。

轻素剪云端:这……在下不知。

长安年少:唉……

七省通衢:长安,你这是在心疼乐无异?

长安年少:……心疼,那是什么?我只是看着乐无异现在的样子,再想到他下次回来后已是物是人非,难受而已。

七省通衢:我想到之前你传给我的红袖添香新作,上面有和你现在状况相似的描写。这种感情,应该是称作“心疼”吧?

麻麻这里好黑:咦,红袖添香的新书,大哥我也要看!

七省通衢:@麻麻这里好黑 我发布了红袖添香系列的任务,你随便找个人过一遍任务就能拿到。长安你自己翻书看看吧。

麻麻这里好黑:大哥你真好!/亲亲

七省通衢:……

七省通衢:乐无异到我这了,@奇珍异宝按斤卖 海市你记得把公西大人令放到身上,不然下次他们就没法去你那了。

奇珍异宝按斤卖:收到!

[贰]

(群:侠义榜连锁——咱们是乐于助人的好同志)

长安年少:@七省通衢 他们怎么样了?

我家的船很多:长安你还真是把乐无异当儿子看,每天都这么关心。

长安年少:我……我只是因为他是主角所以问问。我毕竟是看着乐无异长大的,一次轮回是这样,百次轮回也是这样。或许就和你说的一样,我是把他当成儿子看了,所以总是忍不住关心他的近况。

我家的船很多:只是这样?

长安年少:……嗯。

七省通衢:他们已经打败了灵虚,下一步就是前往纪山寻找谢衣。纪山那边没有侠义榜,接下去的情况你应该去问朗德了@朗德风景区欢迎您。

长安年少:多谢。

七省通衢:没什么,只不过我也觉得你对乐无异太过认真了,乐无异也不是第一遍来我这儿,我们都知道他以后的命运,你根本不需要特地向我打听。你这样关心,难道只是因为他是主角?

长安年少:……

七省通衢:长安,我们只是侠义榜,除了记录他们的历程,给出任务,我们什么都不能做。

长安年少:我知道。

[叁]

(正在进行 长安年少 与 相见两难 的对话。)

长安年少:师父,您在吗?

相见两难:为师在,何事?

长安年少:师父,乐无异现在是不是见到谢衣了。

相见两难:乐小公子已拿到了谢衣书房的钥匙^^。好徒儿,怎么了?

长安年少:接下去不久就是捐毒一行了……唉。

相见两难:徒儿既然知晓,何必每次都来问为师。

长安年少:我也不懂。每次看着乐无异的故事,想到他即将和谢衣分别……我,我就难受。

长安年少:只要一想到他们即将生死相隔,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和冬天那会儿,冷风吹在我身上一样。如果把我代到他们的故事里……我……我应当也和乐无异一样,拼尽一切也要改变这一切的。

相见两难:不必多想^^,为师一直在这里。

长安年少:弟子一直想不明白。师父你当年为什么要从长安离开退隐到静水湖去。弟子每日看着每天人来人往,众人无不敬仰着看待我身上的排行榜,师父你却独自一人待在静水湖,那般孤独寂寥。原本这些,原本这些都当是师父的啊!

相见两难:好孩子。你已承为师衣钵,我当初既择你为徒,你自是有这般能力的,何必妄自菲薄。师父已经老了,早已厌倦了红尘世俗,况且静水湖风景宜人,自有别样悠闲怡情。

长安年少:师父……

长安年少:师父在我心中永远是当年长安那个威风凛凛虎背熊腰的侠义榜,一点也不老!

相见两难:…………长安,好好读书,勿再乱用成语。

长安年少:虽然不明白怎么了,师父这么说肯定又是我错了……

长安年少:师父,弟子知错了。

相见两难:傻孩子。

[肆]

(群:侠义榜连锁——咱们是乐于助人的好同志)

长安年少:@匈奴未灭 你快出来!

长安年少:@匈奴未灭 你快出来!

长安年少:@匈奴未灭 你快出来!

匈奴未灭:出啥子事咯,这么火急火燎咯?

长安年少:长城,你那边快到晚上了吧?

匈奴未灭:早就过咯,我晓得你要问啥子,那娃的师父已经没了。那女娃子——老夫记着喊她什么月的,抓了那些小娃娃。唉,老夫还没听够中原水灵灵娃儿的声音,这就又走了。以后只能等到结局的时候再见那娃儿了。

长安年少:什么……已经这时候了。

竹笋包子最好吃:小长安,你怎么啦?

长安年少:果然又是这样……长城,你能把你那边的记录给我看看吗?

匈奴未灭:传过去咯,那娃儿嚎得可要命。每次都来这么一回,老夫听着都替他揪心,可惜咯,每次都虐这娃,系统也当真狠的下心。

[伍]

(正在进行 长安年少 与 长安年少 的对话。)

长安年少:这些话,我想了想,师父那儿不能说,小华那儿不能说,江陵知道了大概会念我好久,广州他们就更别提了。到头来只能自己和自己说,唉,我堂堂长安侠义榜,到最后只能自己和自己唠嗑心里话。

长安年少:你说你吧,安安分分的当个侠义榜不就好了,何必想着去帮那乐无异。系统都说了,我们侠义榜负责记录乐无异的历程,没必要有你现在这种情况。

长安年少:人家乐无异那是主角,他走的路都是已经注定好的。他纵使对此再不甘……又能怎样呢。

长安年少:一次轮回也罢,百次轮回也罢,乐无异走的路何时就有不同了。这百次轮回,你自己也就看着了,乐无异始终按着那条道,不偏不倚。上天注定了他是要尝尽世间百味,生死别离。

长安年少:哈哈……我也不知怎么,不知不觉中就忍不住关注他更多,更多。有时我偷偷想着,每次他得知自己即将开始新的轮回,总是信誓坦坦想要保全他人,然而轮回后却忘得一干二净,不断重复自己走过的路,果真是那天命难改。要是他也同我们这样,带着记忆进行每次轮回,此刻只怕已经崩溃了吧。

长安年少:我记得有一个轮回,他总说自己隐隐记得自己有很多重要之人需要他回护,于是需要拼了命地磨练自己,甚至在那一轮回把我榜上的所有任务都接了,硬生生在遇到谢衣前刷到了55级。可是那又能怎样呢……命运不会自己更改,没有记忆的乐无异也眼睁睁看着谢衣身亡,流月城众人赴死,然后在一切尘埃落定后,再次重来。

长安年少:只有我们侠义榜记录这一切,知道这一切……想来也好,这样乐无异也不会知道自己已经挣扎了百个轮回,执着了百个轮回。除了我们排行榜上孤独地挂在第一位的“若如初见”,也没有什么能够证明他的过去了。我想乐无异自己也不知道,不知何时超过了逸尘子,挂在侠义榜上第一名的神秘侠士就是他自己吧。

长安年少:若我是他……若我是他,眼见着自己重要之人身死,明知轮回后失却所有记忆,悲剧还是会再度发生,因为那一丝一毫的可能性存在,我也会这样甘之如饴吧。

长安年少:我还是……想帮帮他。

[陆]

(群:侠义榜连锁——咱们是乐于助人的好同志)

长安年少:唉,这样的日子何时才到头。

竹笋包子最好吃:小长安,新轮回开始你应该开心啊。

长安年少:乐无异已经去码头了。

竹笋包子最好吃:我看到他了。还是刚开始的乐无异最可爱,我真的爱死他那双清澈的琥珀色眼睛。趁着他还在船上,姐姐我多拍几张特写,不然等到了下次广州见到他,姐姐我可就见不到他这样懵懂可爱的样子了。

麻麻这里好黑:啊!!!!来人啊!!!!!@全体成员

我家的船很多:古道你喊什么,平复心态,我们侠义榜最要不得的就是你这样一惊一乍。

麻麻这里好黑:广州广州广州你快帮我看看我是不是生病了!

我家的船很多:胡闹!侠义榜怎么会生病。

竹笋包子最好吃:古道妹妹这是怎么了,说来姐姐听听。

麻麻这里好黑:呜呜我身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任务,我自己竟然没有权限查看。[若如初见·一],我是不是生病了?

七省通衢:这么一说……等等,我看一眼。@轻素剪云端 太华兄你也看看。

轻素剪云端:在下这边也有此任务。

七省通衢:竟然连我的权限也无法查看内容。@我家的船很多 广州兄你呢?

我家的船很多:权限不足。

七省通衢:……我们的权限不够,那么只剩下一个人了。@长安年少 你的权限是我们中间最高的,长安你快出来。

长安年少:没错,这任务是我发布的。

轻素剪云端:为何不肯把任务内容公诸于世?

长安年少:小华你别管,这是我的事情。

七省通衢:长安!给我出来!

七省通衢:为什么藏着掖着?长安你给我出来,不要不吭声,给我说清楚。

七省通衢:该死的,长安设置了最高权限,这下想删了那个任务也没办法。

麻麻这里好黑:大哥,这是怎么了,你生气了?

七省通衢:瞒着我们肯定没好事,就他那样,上一次瞒着我们就是自己偷摸着把半身灵力给了太华,好在系统承认了太华,让他驻在太华山,这才有今天的太华。不然两人都得玩完,长安又得换任了。

轻素剪云端:……

七省通衢:长安,你给我出来!

[柒]

(正在进行 长安年少 与 长安年少 的对话。)

长安年少:原来系统也会出错,我原以为乐无异百次轮回中的那一次只是唯一一次系统的纰漏,没想到还会有第二次。乐无异的执念之深,竟然连系统都无法完全抹去。

长安年少:只是他又能如何,他想挽回的,他想改变的,不过是镜花水月一场空梦。说起来也是可笑,无论他怎样努力,无论他的实力是强是弱,结局也是注定了的。就和那红袖添香笔下的小说一样,其中人物只能按着她所想,她所写来发展,他们连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也做不到。

长安年少:在得知自己将要轮回的前一刻,乐无异说他此生无悔,唯愿下次能竭尽所能,达成他此生不可为之事。

长安年少:长安,你可真是个不合格的侠义榜。这次应乐无异的请求放了一个任务上榜,师父知道了可能会生气吧……

[捌]

(群:侠义榜连锁——咱们是乐于助人的好同志)

七省通衢:长安你给我出来,乐无异戴在手上的石头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解释清楚。

奇珍异宝按斤卖:江陵你传了什么图片上来……等等,这个石头有点眼熟啊。

长安年少:江陵你别生气。那是他完成了我发布的任务给的奖励。

七省通衢:呵呵,奖励。你倒是说说,谁家会把三世镜碎片串成的手链当做侠义榜任务的奖励?

长安年少:这是上个轮回乐无异在我这里发布的一个任务。侠义榜是周目继承的,我并没有违反系统的规定。

七省通衢:你这是钻系统的漏子!你自己也知道三世镜的效用,已经知晓了自己的未来,乐无异就会做出改变,然后这个轮回就会完全乱套。

长安年少:上百次的轮回记忆,在那么大的记忆量中能够承受下来,保持自我清醒,这岂不是证明了乐无异的能力。我相信他。而且我早就厌倦了系统,它把那些人的命运全部都抓在手里,每次轮回都看着他们做跳梁小丑走它预定好的路,我又为什么不能帮他们一把,让他们自己决定自己的未来。

七省通衢:你简直是疯了!快把若如初见系列的任务全部删掉。

长安年少:不要。江陵,你还记得吗?我们侠义榜干的不就是乐于助人的事。

七省通衢:你你你!我现在也想引用沈夜的经典语句,长安,你果然恨我!

长安年少:你们不也总是开玩笑说我待乐无异如我亲子。好了江陵,我知道你担心我,没事的,系统他找不到理由删除我。

(正在进行 长安年少 与 长安年少 的对话。)

长安年少:我屏蔽了群,江陵他们现在估计要急死了。可看见乐无异和谢衣重逢的那一瞬间,我觉得我没有做错。

长安年少:乐无异也说过:面对命运,决不妥协,决不放弃。

长安年少:我想我知道我为什么会冒险帮他了。

[玖]

(群:侠义榜连锁——咱们是乐于助人的好同志)

七省通衢:完了……

长安年少:江陵你别想太多。昭明之剑已经重新合成,没有捐毒、广州一夜的刀剑相向,亦无神女墓生离死别。初七藉他手上的三世镜恢复记忆,乐无异陪同谢偃传扬偃术。阿阮之事慢慢寻找,也自然会有解决之法,只待流月城一战,最后岂不是皆大欢喜?

长安年少:乐无异的执念已经完成,剩下的就是我和系统的事情了。

七省通衢:你真是……看来我只能使出杀手锏了。我现在就去找你师父。

[拾]

(正在进行 长安年少 与 相见两难 的对话。)

长安年少:师父……我觉得我没有做错。

相见两难:你既选择坚持本心,何必在意他人说辞。

长安年少:我曾在乐无异进行若如初见系列时再次询问过他做出这个选择可否后悔,他道“无怨无悔”。

长安年少:那时我就想,乐无异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啊。和他在一起,竟连我自己也变得奇怪起来了。师父,你不会怪我吧?

相见两难:……傻孩子。你以为我当初是因为什么才让你接任长安侠义榜之位?

相见两难:为师信你。

[拾壹]

(群:侠义榜连锁——咱们是乐于助人的好同志)

长安年少:我好像把系统干掉了…………

麻麻这里好黑:长安长安你怎么回事?为什么你的字体泛着亮瞎我的白光,把系统干掉是什么情况?

轻素剪云端:长安,你!简直胡闹!

长安年少:哈哈……我刚才抱着必死的决心去找系统,结果数据流打架的时候不小心把系统吃掉了,等回过神来,我发现我现在好像变成系统了……

七省通衢:你,幸好你没消失……

长安年少:这种情况也没办法了,系统要干的事情好多啊。我刚刚才接受没办法管理这么多,去问了问乐无异,然后决定就这样吧。

麻麻这里好黑:就这样是什么意思?

长安年少:就是说……这一次是最后一个轮回,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七省通衢:你想好了?

长安年少:嗯。

七省通衢:罢了罢了,结束了也好。我就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长安年少:爱过,不悔。

七省通衢:……长安,你果然恨我!

-END-

评论(8)

热度(30)